勤靡余劳,心有常闲。

关于

记一个无聊的下午

    说是下午,应该从中午说起。中午猫妈出差,手机坏了,带走了我的手机,只给我剩下一个按键诺基亚。这是整个下午的大前提。

    没有午睡,看小说直到2点,然后去老友家赴约。我到的时候老友正在吃午饭,我在她家楼下等。最近天气很好,比起前些日子动辄三十八九度,今天只有三十度出头,风很大,太阳也很大。

    老友吃完我们就一起去文化广场,今天的初定任务是陪她买炭笔。我们在步行街下车,等老友的老友小鸡,以及她的男朋友小鸡(基)佬。等待的过程中我找到了梦想已久的雨伞,最后决定回程再买。

    四人汇合后走去文化广场。我们抄小路过去,并肩而行,堵住了大半条路。这时身后有人说了什么,因为声音很小,我没在意。然后这人的声音大了些,他模拟着车铃声,“滴滴——”。我才反应过来,赶紧朝旁边让去。一个快递小哥就骑着电动车过去了。我们看着小哥的背影一边感叹“好萌”一边哈哈大笑。说实话,我看了无数有关快递小哥的萌段子,这是我第一次遇见这么萌的快递。老友还很激动地问我:“诶诶你看到这是哪家快递了吗?我下次也要他们家的!”

    到了文化广场的美术用品店里,小鸡和小鸡佬去挑颜料,老友借了我的钱去买炭笔,我掂量着钱包又买了一支针管笔,然后和老友看店主的两个小女孩在打牌。女孩大约一个4岁,一个6岁。两人一边出牌一边念牌,有着清脆的萝莉音。

    买完笔小鸡提议去一个类似博物馆的邮局,由小鸡佬带路。将要拐进小巷前我发现前面就是那家有着我想要的雨伞的店,于是他们在巷口等,我去买伞。等买完伞兴高采烈地蹦跶出来,迎接我的却是一句:“诶?这个和小鸡的不是同一款的吗?”小鸡佬举着手里的伞,和我的并在一起,两者只有颜色的差别。我当时的心情就像奔跑在草原上的一千头草泥马之一,身边拥挤着另外九百九十九只草泥马。

    进入小巷,兜兜转转不知到了哪里,我听到了猫叫。一只身形矫健的猫站在巷里住户的天井中,一条细长深幽的巷子连接我们。它背光,看不清颜色,只看见它竖起的尖耳朵。我们开始对叫,差不多两三分钟,一人一猫都叫累后,它就地趴下,面朝我,等我对它说再见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我们继续前进,又给我遇见了一只猫。黄白色,多肉毛长,趴在地上,尾巴一甩一甩地像在挑逗。我忍不住去摸它,它也乖乖地趴在哪里。坐在旁边摇蒲扇下棋的老爷爷是猫的主人,他与下棋的人说:“这猫倒是怪得很,我摸摸就不给,陌生人摸它却不咬。”我有点尴尬地笑,不知怎么解释猫们对我莫名其妙的亲近。老爷爷又说:“它这是怕我打它呢。”说完又呵呵地笑,转头去继续下棋。

    与猫和老爷爷道别,在老友走累之前,我们终于到了邮局,却发现上面写着:“周一闭馆。”老友原本就身体不适,现在心理也不适了起来。不过这不适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在她发现旁边一家咖啡馆以后。咖啡馆就是普通的咖啡馆,那种文艺小青年最喜欢的装潢,窄小的店面,昏黄的灯光,播放着不知名的悠扬乐曲。我们四人挤吧挤吧凑出二十八元咖啡钱,点了一杯咖啡,然后坐下来开始连WiFi下载视频。老友在步行街买了一只鸭嘴兽玩偶,爱得不行,连上WiFi以后就开始给它剪商标。她不肯直接剪,偏要把连着商标的另一头从玩偶里弄出来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样好疼的喔,你不爱它了吗?”她:“不然它的身体里就会留下奇怪的东西,这样更疼啊!”然后指着我低头对玩偶说:“没事没事儿子不疼啊,都是那个怪蜀黍骗你的!”这话说得有点大声,咖啡厅里只有两桌,另一桌的女生就传来了轻轻的笑声。我们对视一眼也开始跟着笑。

    折腾完商标,我们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,一边等待下载。下载完就分头离开了。我和老友一路,小鸡和小鸡佬一路。不料因为对这一带不熟,我和老友走了不少冤枉路,还误打误撞地进了一家宠物店,发现一只很漂亮的萨摩耶在和一只贵宾打情骂俏,店里的狗狗们吵闹着起哄。

    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找到了车站,总归是顺利地回到她家。我们在此分手,她和父母去吃饭,我去她家楼下的蒙自源。

    我想吃蒙自源想了两天,自从前天闻到牛肉饭的香味,我莫名其妙就想到要去吃蒙自源。刚到的时候才是下午五点半,店里人不多,我点了一碗香汁鸡腿肉米线,一碟卤蛋。

    没上菜之前,我坐在店里,不禁回想起我第一次吃蒙自源的情景。约莫是在八、九年以前,我还很小,小学放学以后母亲来接我,坐公交到另一个区去吃蒙自源,为了庆祝奶奶的生日。那是市里第一家蒙自源,我仍记得那里的人很多,店里弥漫着温暖的雾气,就像是吃火锅那样,要亲自动手,把配料、肉、香菇、鹌鹑蛋、米线倒进汤里,可以自己控制倒入的量,份量特别足。大碗架在小炉上,清汤在文火慢炖下沸腾,慢慢翻滚起泡,倒入配料,马上就飘出苗寨特有的酸香,又混着丝丝缕缕的辣味。后来我尝试过正宗的苗寨酸汤鱼,觉得和蒙自源味道没有什么差别。那顿饭吃了两百多,对于当时的我们家不是一笔小钱,为此我很久都没有去吃蒙自源,即使内心对它无比向往。

    再次去蒙自源已经是两三年后了,价格还是那个价格,对比起上涨的工资,确实算是良心,但是吃法却不一样了,是服务员当着我的面把配料一股脑掉进去的,份量也减少了。但那个味道没有变,吃完后我也像是第一次那样,揣着沉甸甸的满足感离开。

    再后来的和今天没有什么差别,所有的汤料混在一起,米线另外装碗,又由服务员当面倒进去,份量和第二次吃的一样,价格也没有变化,只是汤底的种类少了,多了饭类,总的来说那种苗寨风味还是不变的。要说最大的变化,应该就是越来越多的的人拿着手机,使用美团来点单。幸好直接给现金没有显得很奇怪。

   我慢慢吃完了米线,靠着靠背发呆,看身边的顾客来来往往,直到华灯初上,才怀着不变的满足感,背上包踱步离开。

   再惬意的日子,不过这样罢了。

评论(4)
热度(2)

© 猫毛帽 | Powered by LOFTER